当前位置:首页
> ... > 员工成长故事
保护视力色:
【我与公司的一年】成长•蜕变
来源:新疆院 作者:孙华伟、张新燕 发布日期:2019-05-16 浏览次数: 字号:[ ]
  规划设计集团成立时,我入职恰好整七年。近一年来,伴随着规划设计集团高质量发展,我所在的规划设计集团新疆院电网设计团队也一路高歌,各项工作稳步推进,业绩不断攀升,而我也历经磨练,完成了职业生涯中的一次蜕变。

七年之痒?
  毕业后进入新疆院,一直从事输电线路工程结构设计工作,因公司内部分工需要,我所在部室主要从事疆内的22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的电网工程。入职七年,跑遍南北疆每一个地州。沙漠戈壁,草原森林,工作之余也领略了新疆的大美风光。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初到新疆那几年,看什么都新鲜,到哪里都好奇,工作中热情满满,生活中兴趣高涨。
  时间一长,烤肉抓饭拉条子吃久了也就缺了点滋味,大漠孤烟古道西风见多了也就少了份心动。
  工作上也是。新疆的线路廊道用地相对没有内地那么紧张,地质条件相对较好,加上涉及的电压等级相对较低,熟练之后便很少遇到技术上有挑战性的工程项目。久而久之,思想上,工作中,不知不觉中都有所懈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痒”的念头尚未萌生,规划设计集团成立了,也赶上公司内部团队结构优化调整,我进入到新的集体,工作任务和难度要求也与之前大相径庭。

挑战·成长
  一切还来不及适应,工作任务便一个个压上头来。
  第一项任务是参与国网通用设计数据库的铁塔三维建模工作。根据相关要求,国网通用设计数据库中22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的塔型进行三维建模,数据库中2604个塔型,新疆院需完成169个,工作量在全国31家设计院中排第三。
  接到任务时,有点懵了,我需要完成15个塔型的建模工作。因为软件开发工作和建模工作基本是同步进行的,此次建模用到的软件,之前我完全没有接触过。
  要不要接受任务?这可是我的首秀,完不成该怎么办?心里一直在打鼓。来不及细想,已被带入了紧张工作的“旋涡”中。
  突击建模那段时间,不管任务多么艰巨,意料之外的问题多么突出,依靠团队的力量都得以一一化解,最终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保质保量按时地完成了任务。
  紧接着是参与吐鲁番~巴州~库车Ⅱ回750千伏线路工程外业定位工作。
  吐鲁番~巴州段线路位于吐鲁番~巴州段线路中段,线路起于托克逊县阿其克乔喀西北侧,止于和硕县乌什塔拉东北侧,线路长度为114千米。沿线地形以平地和山地为主,平滩戈壁和山地丘陵地貌大约各占一半,但定位难度却天壤之别。
  戈壁滩上定位,即使冲沟又深又多走不了车,步行也都还好,山地丘陵就不一样了。
  内陆的山,干旱少雨,植被稀疏,基本都是秃的,上下山时双手没有可以抓握借力之处,只能像壁虎一样贴着地面爬行。质地坚硬的花岗岩也还好,表面看上去平整但粗糙,脚下踩稳了基本无大碍。那些质地较差的沉积岩就不行了,风化严重,表层细小的颗粒被风带走,剩一层大大小小尖尖角角的碎石,像在山坡上撒了一层黄豆,一步一滑,步步艰辛,真要一不留神从山顶滑下去,即使没有性命之忧也得划破衣裤挂上彩。工程组成员安全意识都比较强,措施也比较到位。划破手掌、划破裤子偶有发生,其他一切还算顺利。
  山不好爬,沟也不好钻。沟底或密或疏地长着些不知名的灌木,干旱地区的植被,浑身上下密密麻麻长长短短都是刺,比叶子都多,轻易就把牛仔裤扎透了。白天奔忙不觉得,回驻地洗澡时,两条小腿一见水火辣辣地疼,仔细一看,全是蜘蛛网一样的血道子。
  最后一天,小组的任务在山区深处。一大早出发,车进不去,下车扛上仪器沿山沟走三公里,到达控制点位置。架好基站,看着地图再钻一个小时左右的山沟,才到达指定塔位的山脚下。辛辛苦苦爬到山顶,发现山顶位置太狭窄,周围坡度太陡,没有立塔之地。下山,绕半天,换了一个山头,才勉强可以。一看表,已是下午三点钟了。
  啃口馕,喝口水,一鼓作气测完断面,继续赶往下一个塔位......
  出山沟时,天已经全黑了。
  750千伏线路工程只是参与定位,500千伏工程中已经可以担当主角了。在加入新团队后的第一次投标中,我所参与投标的枣庄1000kV变电站500kV配套送出工程中标了。这是我第一次参与220千伏以上工程的投标设计工作,也是我公司多年来第一次中标山东省境内的工程,首战告捷,分外欣喜。
  随后的初步设计和施工图设计工作,我顺理成章担任了专业设计人一责。因为是第一次,紧张还是有的,但经经验丰富的老同事指点,一路磕磕碰碰,也顺利完成了。施工单位传来消息,这几天就要破土动工,内心还是很激动的。
  枣庄500千伏线路工程的结构图纸刚出完,便又迎来意义重大的“南疆煤改电”项目。
  还记得在第一期“煤改电”项目色力布亚220千伏线路定位时,正值新疆最冷的时候。在沙漠和盐碱地分界的位置,一条排碱渠拦住了项目组的去路。排碱渠里冰面上一层冰花,看不清冰有多厚水有多深。伴随着咔嚓的冰裂声,我居然落水了,水没到了膝盖以上。
  “三九四九、冻死老狗”,话虽糙,却很贴切。被打湿的裤子在寒风里很快结了冰碴子,变得硬邦邦的。因为离驻地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不想耽误工期,我坚持完成了当天的任务。
  南疆实施煤改电工程,是贯彻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落实党中央关于生态文明建设重大部署、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有利于减轻农牧民经济负担,促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挨了冻、受了苦,却很值。
  3月底完成两个煤改电工程的全部施工蓝图,4月初便又奔赴湖南,参与南阳~荆门~长沙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线路工程的外业定位工作。我和工程组在汨罗江两岸的高山密林里奔忙了整整一个月。
  这几日,准备赶往若羌,参与库-格铁路(新疆段)外供电项目的铁塔定位工作。据了解,线路要翻越阿尔金山,沿线海拔高度在3000-3800米之间,又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任务。
  挑战不断,惊喜也不断。传来消息,新疆院中标了四川昭化~巴中500千伏线路工程,这是新疆院首次在四川境内中标电网工程,意味着我刚走过湘江山水,又将迎来一次穿越巴山蜀水的机会。
  挑战一场接一场,一次挑战,一次进步、一次成长。

蜕变
  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能锻炼人。在这一年里,不仅锻炼了我吃苦耐劳、不怕困难的品质和不服输的意志,也使我的技术水平、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2018年年底,我参与设计的吉木乃220千伏变110千伏配套送出工程获得国网新疆公司优秀工程设计二等奖。因为积极参与公司工会工作,平时喜欢忙里偷闲写点文章,2019年年初被评为公司工会积极分子和优秀通讯员。
  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努力耕耘,就不会有丰富的收获。在这一年中,我默默接受着各种挑战,在责任与担当中快速成长,用勤劳和努力书写了一名普通设计人的成长与蜕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