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生活
保护视力色:
【综合】一条路、两份牵挂、三个地方
来源:西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 作者:税榆 发布日期:2019-05-27 浏览次数: 字号:[ ]
 

  2019129日,农历小年。云南省昆明市中屏镇逐渐热闹起来,一股淡淡的味道开始在这个小镇蔓延,对于当地村民来说,它表现在于家家户户宰杀的年猪、满载着归乡游子的长途大巴。这一切意味着团圆,通常大家会把这个味道叫“年味”。对于规划设计集团西南院乌东德电站输电广东广西输电工程送端电站侧交流配套工程终勘一队的年轻工程师们来说,这种味道叫思念。

  “平距22米,高差负9.2米”,随着最后一个塔基断面点测量完毕,我瘫坐在被砍倒的荆棘丛中,享受着愈见温和的夕阳,静静地看着周围同事忙碌的身影。他们正飞快地做最后的记录、利索地收拾仪器设备,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不禁莞尔:终于胜利了。这让我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面众人辛苦干完活后享受阳光享受啤酒享受胜利的场景,此情此景,何等惬意!一个多月前,这项保安全、保质量、保工期的任务压肩,终勘队的工程师们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了 “一条路、两份牵挂、三个地方”的作战方针,并严格执行,直到工程结束,我们用成绩证明了它是正确而有效的。

一条路:唯一的安全之路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吞吐黄沙、笑看山峦的金沙江养育了一方依她傍她的劳动人民,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探险客去探索她那鲜为人知的美。而在西南院终勘小队的工程师们看来,这条山撕咬着水、水纠缠着山、两岸悬崖陡峭、怪石嶙峋的大江却似正嘶吐信子的毒蛇般,异常凶险虎视眈眈。

  “这个塔位有两种方法可以到达,一种是从山上直接下,很近,就是有点陡;另一种是从两公里外的村子绕,可能要多用一倍的时间。”某一天晚饭后,大家正在商量水电站出线方案,作为工程队长的我给大家提出了到达塔位的两个路线。

  “从山上直接下太陡了,平均坡度45°以上了,而且碎石很多,非常危险,我建议走第二条路”经验丰富的岩土工程师殷实说道。

  “那还是老规矩吧,走绕行路线,安全之路才是唯一的路!”说完之后,我们又开始了下一个议题。需要重复攀爬多次金沙江岸峭壁的我们,做这样的选择题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但是每次大家的选择都是一致的:出工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安全风险最小的路径。人生路漫漫,安全当先行!

两份牵挂:质量与工期

  孟子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对于能吃苦、能战斗、能奉献的年轻工程师们来说,面对金沙江,我们不但要兼得,更是要三得。安全、质量、工期,缺一不可。

  白天,奔波在遍布荆棘的陡峭怪石丛中,大家没有被云南独有的冬日烈阳和时不时光临做客的太阳雨或冰雹所羁绊。钻灌木、攀峭壁、跨河沟,如果此时有航拍爱好者正俯拍金沙江,那镜头需要拉近、拉近、再拉近,才能隐隐约约看到行走在大山深处的工程师们。到达塔位后,大家顾不得抹去额角的汗珠,任由它滴落在地,给这片干燥的土地带来那转瞬即逝的湿润。岩土和结构工程师需要反复穿越丛丛荆棘,仔细查看塔位周围地形,以确保塔位稳定,电气工程师需要判断附近山形山势,为可能会发生的方案调整,去思考最优路径,测量工程师则一丝不苟地在操作仪器,准确定位,并为测量出最准确的地形在脑海中模拟测量方案,指挥工人预先砍出测量通道。炽热的骄阳、寂静的山林,在大家心无旁骛的进行野外作业的时候,寂静被打破了,所听到的声音除了偶尔响起的咕咚咕咚的喝水声,就是窸窸窣窣钻越荆棘的声音了,还时不时听到被刺扎疼的尖叫。

  晚上,夜幕笼罩小镇。工程师们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吃完晚饭后坐在宾馆门口望着天边闪烁的繁星,心里面想,成都的夜空是否看得到星星?耳边听着律动的广场舞歌曲,忽而传来小孩的笑声或哭声。大家的神情各不一致,或平静、或焦虑、或享受、或惆怅。“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或许,此时此刻才是铁血柔情的诠释吧。这时候或许会有风吹着一片云飘过,短暂的遮住了天际的繁星,待云过星现,大家的眼神又充满了坚定。“走,整资去!”短暂的休息后,开始了晚上的工作。

  心中怀着两份牵挂,不是矛盾而是相互激励。正是在这日复一日的外业、整资、提资中,金沙江这条大蛇逐渐收起了它的信子,降低了它的身姿,向这群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工程师低下了头颅。

三个地方:新马、则黑、中屏

  本段线路需要跨越金沙江,交通很不方便,为了缩短路途距离,保证安全,同时也为了缩短路途时间,保证工期,工程队先后搬了三次家,驻地分别为新马、则黑以及中屏。三个地方,三种不同的风土人情,大家秉承的却是同一种工作态度,那就是专注、专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新马乡,小是它的唯一特点,出乡进县的唯一通道是一条上有滑坡、路基悬空的水电站施工路。住在这里,我们不必每天面对进乡的那条险峻之路,同时每天节约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用以外业定位,最终快速高效的完成了水电站出线段和金沙江跨江段的定位工作。

  则黑乡,与新马乡直线距离短短几公里,一条金沙江却横断其中,将车程增加了数个小时。住在这里,大家不必每天经过海拔最高的那一段暗冰公路,并且整条线路的前中后三段路径大部分区域都能到达。这一个住处,让我们用极少的时间完成了线路50%的工作量,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中屏乡,我们的终点站,与则黑乡之间隔了一条大深沟。在这里,大家怀着春节来临的思乡之情和势必在春节前完成终勘外业的决心,进行了最后的冲刺。最终高质高效地完成了具有众多重要交叉跨越的换流站进线段的工作。

  三个地方,行走在安全之路上,怀揣着两份牵挂,大家不会驻足停留,也不敢停,因为一停下来,便会有止不住的思念。小年是工程胜利之日,大年是与家人团聚之时!

  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正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秉承着任劳任怨、勤恳实干、勇敢自信、刻苦认真的精神,西南院的年轻工程师们完成了一项又一项勘察设计重任,用实际行动诠释他们理解的工匠精神,为所从事的电力事业发光发热,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断奋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